Instacart和DoorDash的小费政策引发了愤怒

送货一直是件困难的事。自古以来,快递员就不惧恶劣天气,靠微薄的工资过活,还要应付恼人的顾客、咆哮的狗和五楼的上门服务,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从快乐的顾客那里得到一大笔小费。

但由于两家硅谷新贵的存在,就连这些建议也受到了质疑。

本周,Instacart和DoorDash这两家基于应用程序的快递行业巨头——投资者对这两家公司的估值合计超过110亿美元——遭到了批评人士的抨击,他们指责这两家公司利用欺骗性的小费政策剥削员工。两家公司都承认,在员工的最低工资保障上都有客户提示,实际上是用这些提示来补贴员工的支出。

芝加哥Instacart快递公司的马修·泰尔斯(Matthew Telles)本周表示:“这是一种冒犯,是不道德的,在这种环境下,这么做非常愚蠢。”

西雅图Instacart的工作人员阿什利·克努森(Ashley Knudson)说,她觉得自己被公司“欺骗了”。

她补充说:“我的收入从每周1000美元到现在,如果幸运的话,我每周能挣600美元。”

相关报道:在一阵骚动之后,Instacart改变了它的小费政策

众所周知,许多现代零工工人生活在一种永久性的不稳定状态中,几乎没有法律保护,工作条件不稳定,薪酬也因当周谁拥有大量风险资本而有所不同。

但即便以零工经济的标准衡量,Instacart和DoorDash的小费政策似乎也是恶魔。

这出戏始于去年11月,当时Instacart实施了一种支付合同工工资的新方法。

在此之前,Instacart的购物者薪酬是由一种算法决定的,该算法将每笔订单的固定基数支付、每件商品的奖金和某些任务的额外支付(比如长距离送货)考虑在内。在新模式下,Instacart向购物者提供一个单独的、逐条列出的“收入估算”,并向他们保证,每批接受的商品最低支付10美元。

但Instacart的顾客开始注意到,对于一些订单来说,顾客在结账时加的小费被计入了他们的最低消费10美元,而不是在这些小费的基础上支付。在某些情况下,小费越多,公司付的钱就越少。DoorDash的最低工资保障根据订单大小、距离和其他因素而有所不同。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对“dashers”(送货员)实行了类似的小费政策,不过直到上周,该公司基本上都逃过了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