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诺伊曼计划让他的子孙控制WeWork

WeWork联合创始人Adam NeumannBusiness Insider表示,他并没有计划让他的家人对WeWork的控制权在他去世时终止,而是希望将这种控制权也转移给后代的诺伊曼斯。

该媒体报道称,诺伊曼在今年1月向员工发表的演讲中说,诺伊曼已经看过录像,看到诺伊曼在说WeWork不是“仅仅受到控制-我们受世代控制。”据报道,他继续说道。可以说,尽管他与妻子丽贝卡·诺伊曼(Rebekah Neumann)共有五个孩子,“不必经营公司”,但“却必须遵守公司的道德准则。”

据BI称,诺伊曼甚至援引了他的未来孙子,对聚集的人们说:“重要的是,有一天,也许是100年,也许是300年,我的曾孙女会走进那个房间,说:'嘿,你不认识我;我实际上控制了这个地方。您的行为方式不是我们的构建方式,”他说。

这些听起来像是诺伊曼(Neumann)更怪异的声明,他对戏剧具有天赋。(今年初,他与Fast Company进行了交谈,他将WeWork与一种稀有珠宝进行了比较,问道:“您知道钻石要花多长时间吗?”)

但是,在WeWork开始崩溃之前,诺伊曼(Neumann)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可以将权力传给继承人。尽管许多公众股东可能没有意识到,但是越来越多的科技创始人喜欢诺伊曼从投资者那里提取的双重股权,这种股份不仅在公司上市后的一小段时间内赋予创始人更多的投票权甚至他们的一生,但他们的力量也可以传递给他们的孩子。

上个月,我们以某种假设的方式写了这个问题,引述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专员罗伯·杰克逊(Robert Jackson)的话,他是一位长期的法律学者和法学教授,去年他告诉听众,近一半的公司在2004年至2006年之间以双股方式上市。 2018年授予公司内部人员“永久的超额投票权”。

杰克逊警告说:“这些公司要求股东信任管理层的业务判断,不仅是五年,十年,甚至是五十年。永远。“这样的永久双阶级所有权”使他们相信创始人的孩子。还有他们的孩子的孩子。还有他们孙子的孩子。。。它提出了这样的前景,即对我们的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以及对Main Street退休储蓄的最终控制权,将永远由一小撮精英内部公司内部人永远拥有,他们将这种权力传给其继承人。”

您可能会说,担心是毫无意义的,市场会像WeWork的情况那样说话。但是,并非每个公司都有如此明显的缺陷,诺伊曼本该使自己比他更难动摇。实际上,视频提出的更广泛的问题是,是否有人会阻止更广泛的趋势,或者公共市场投资者是否会继续承受后果。

诺伊曼(Neumann)并没有疯狂地想象他所做的那样。那并不意味着它是合理的。许多人都可以理解,在双重市场倡导者长期以来提出的各种理由下,在向公众市场过渡后的一段时间内给创始人超级投票的股份是很多人都能理解的事情。给创始人这么大的权力,以致他们的孩子成为这些上市公司的幕后推手?现在那太疯狂了。